参加美国航空志愿队

  欧洲战争爆发后,我们许多人都想参战,英国皇家空军也急于接收有飞行经验的美国飞行员充实他们的3个“邹鹰”战斗机中队,但是美国海军不允许我们任何人去英格兰。
1941年7月,中央飞机制造公司的招募员来到圣地亚哥,为美国航空志愿队招收加入中国空军进行为期一年作战的志愿人员。我们有很多航母载机飞行员和轰炸机飞行员立即报了名,但是他们没有招收我这种多引擎巡逻轰炸机飞行员。几星期后,我们中队的本.福西得以离开并加入中国空军下属的美国航空志愿队,他告诉我他可能沾了与陈纳德是同乡的光(他们来自路易斯安那州的同一个地方)。“巴士”基顿和我认为,既然本.福西可以加入美国航空志愿队,我们作为同一种类的飞行员完全有理由再试试。在与招募员共进一了顿丰盛的晚餐并痛饮了许多威士忌之后,我们终于签下了于1941年7月底加入美国航空志愿队的合同。我们离开了海军现役,并被告之于8月底到旧金山向中央飞机制造公司的人报到。在旧金山耽搁了一个星期之后,我们搭乘荷兰籍商船“伯斯克方丹”号前往远东。我们中途在夏威夷停留了一个星期,之后由美国海军的一艘巡洋舰和两艘驱逐舰护送我们继续前往新加坡。我们所乘的荷兰船的身份被严格保密,因为当时荷兰已经与德国和意大利开战。我们意识到我们自愿参加的任务是一项多么危险的使命。
在爪哇和新加坡停留之后,我们于11月初抵达仰光。在那里我们立即登上了开往仰光以北150英里的同古的火车,那里有一个英军机场,我们美国航空志愿队就在那里进行P-40战斗机训练。
到了12月的时候,我们已经做好了去中国的准备。就在此时珍珠港事件爆发,现在我们不仅为中国而战,同时也为美国而战。在经历几次假警报之后,我们的第三中队被派驻仰光,第一和第二中队则向中国昆明转移。第一次空战发生在1941年12月20日,10架日军轰炸机试图轰炸昆明,但是被我们的战斗英雄打退,敌人损失了好几架飞行。12月23日,在日军对仰光的大规模空袭中,我们损失了两名飞行员和4架飞机。接下来的12月25日,大量的日军飞机再次空袭仰光,这次美国航空志愿队取得了巨大的胜利,共击落了近30架敌机而自身无一损失。12月28日,第二中队接替了驻仰光的第三中队。1942年的1月的2月中,缅甸全境战事激烈,美国航空志愿队的战机不仅在缅甸抵挡日军的空袭,而且深入敌人控制的泰国和法属印度支那对敌人后方进行打击。接着日军发动了征服缅甸全境的总攻,突破了中英联军的防线,2月底的时候盟军决定撤离仰光。当时撤离仰光的路只有两条,要么空运,要么走滇缅公路,其他的通道都已被日军切断。蒋委员长和蒋夫人于2月底来到昆明视察战局,那天晚上蒋夫人为我们举行了一个盛大的晚宴并向我们赠送了礼物。蒋夫人称,我们不论有没有翅膀都是他的“天使”。那真是一个美好而令人难忘的夜晚。

 

昆明驼峰客栈国际青年旅馆/背包客栈/经济型酒店

The Hump Hostel
Tel/Fax :0086-871-3640359
Add:Jinmabiji Square,Jinbi RD,Kunming,Yunnan,China
E-mail: the_hump_kunming@yahoo.com
MSN : thehumphostel@hotmail.com